61qbx超棒的玄幻小說 官企討論-第218章 戲裏戲外推薦-vb2ua


官企
小說推薦官企官企
郑晓海的头皮要炸毛了。
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谈判的事,懒上他了。要是其它方面的谈判,他不需要犹豫,去好了。反正是没什么正经事好做。可这次的谈判,对方是兄弟的公司。他在这个公司里也有股份。
他给兄弟打了电话,说了这边的情况。
兄弟却在电话那头发火,认为郑晓海想多了。让他谈判,谈就是了,这有什么好犹豫的。郑晓海说了这中间的诸多不便。
万古第一宗. 落花生.
兄弟说这次就是一个机会,不能再失去。
听兄弟这样说,郑晓海头大。关于摩托车项目,他并不看好。之前,兄弟在电话里说了这事,他有不同意见。兄弟却固执己见。
自家兄弟间的事,原本是好商量的。可兄弟最近,是不是更年期到了,脾气十分扎手,几句话不对路,就吼声震耳。
郑晓海问这个项目,是不是再做长远考虑,能不能再等等。他需要找人论证。兄弟说不能再等、等不及了。
这会,电话那头的声音,过于生硬,让郑晓海有些莫名其妙。难道,就不考虑他这边的处境吗?
摘星II 林笛儿
似乎没有协商的余地,郑晓海只好硬着头皮,代表远程公司去谈判。他给了兄弟一个要求,不要有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这次的谈判人员中。
对于郑晓海的这个要求,兄弟答应了。
谈判的地点,确定在招商办。
重生之大英雄
废材重生之我家主人好腹黑 新新公主
午前,远峰接到郑晓海的电话。
郑晓海告诉,“远总。那边过来参加谈判的人,想看看远程公司,是不是可以答应?”
“当然。远程公司没有什么好保密的。可以过来看看。”
郑晓海问到一个细节,“中午,在哪里招待?”
你 好 中 校 先生
“招待?哦。食堂供应盒饭。”
“不合适吧?有招商办的领导参加。”郑晓海像被人敲了闷棍。
远峰说:“这是办公会上定下来的。远程公司的所有费用,全部紧缩。即便是市府领导过来,也是盒饭招待。”
好吧。郑晓海很无奈。兄弟公司来人,用盒饭招待?这,他在远程公司混到这个程度,也太丢人了吧。
算了吧。来人到远程公司考察后,再用车把来人拉到城里,自己掏腰包招待好了。
远峰挂断郑晓海的电话,程颂进门。
程颂脸上笑笑地,问:“远总。郑晓海一个人去的,还是带了其他人?”
“特别合作部两个人陪着。”
远峰提及的这两个人,一个叫伍勤,一个叫张一凡。伍勤是广告学毕业生,之前在车间实习。张一凡之前在市场部做策划。
程颂问:“跟去的两个人,是不是太年轻了。没有谈判经验。”
“没事。一个锻炼的机会。”远峰嘴巴上这样说,心里却是另外的考虑:年轻没有谈判经验才好。这样,更可以搅局。
当远峰告诉这两个年轻人,跟郑晓海去谈判时,伍勤和张一凡都是信心满满。准备了有些时日,可以直面这个项目了。
锦谋 总小悟
只是,他俩也觉得没有谈判经验,会不会把这个事情谈砸了。
远峰安慰他们,就是一个学习的机会,想怎么谈,就怎么谈,只要能帮远程争取到最大利益,就是成功。
两个人问有没有谈判底线。远峰告诉,底线就是远程公司的利益不能有一丝丝的损失。
张一凡拍了胸脯,向远峰做了保证,严防死守,不让远程公司吃亏。
有张一凡的这个保证,远峰笑了。
现在,面对程颂的设问,远峰明白程颂的意思。这是变相的邀功。
远峰对于程颂及时提供的信息,表示感谢。
“老领导。谢谢你提供的信息。”
程颂居然有受宠若惊的感受,“哈哈。谈不上感谢。毕竟,我在远程公司有这么多年,不想这家公司,落到不明来路人的手中。”
远峰说:“来路,应该还算是清楚的吧。”
“也是,也是。哈哈,哈哈。”
在他俩聊天的这个时间点上,郑晓海打着喷嚏,一声接一声。两个陪同的年轻人都有问。
“郑董,你是不是感冒?”
“不是。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,突然地,就打了这么多喷嚏。不会是谁在说我吧。”
张一凡说:“这是迷信吧。”
伍勤却说:“不是迷信。我们老家,不少老人,都这样说。只有被人背后说了,就会打喷嚏。”
昊天至尊 陈逆天
海阔天高 艮龙
界之无尽
“扯。”张一凡不相信。
伍勤一脸的严肃,说:“真的。很灵的。有一次,我就像郑董这样打喷嚏。连续打了十多个,弄的又是鼻涕又是眼泪。后来,还就对上了,在那个时间点上,有几个同学在嘲笑我。”
听伍勤这样说,郑晓海侧脸,看了这个有经验的年轻人。
郑晓海不禁要猜测,是哪几个人在说他。
好在,打了几个很响亮的喷嚏后,郑晓海恢复到正常。
也就是这几个喷嚏的事,让郑晓海有心神不宁的感觉。他隐隐约约感觉,有哪个方面不对劲。
在同一时间点上,这边,远峰和程颂的话题已经转移。
远峰问:“老领导。你在市府是不是得到什么消息?”
“你指哪方面消息?”
远峰有了一个苦笑,说:“我怎么觉得,远程公司,像一个没有培养前途的孩子。换句话说,是不是朽木不可雕了。”
“噢。这个,怎么说呢。这么大一个企业,现在不但在亏损,还背负这样大的债务,市府压力大啊。”
“总得给我们时间吧。一个人病了,病得不轻,得有一个看病期,还得有一个调养生息的恢复期。”
“是啊。我也有责任啊。在我手上,没有让远程振兴。”程颂有了一声叹息,说:“远峰。你现在肩膀上的压力大啊。远程公司,能不能活下来,就靠你了。”
远峰看了程颂一眼,感觉这个老人,现在说的才是一句良心话。
对于程颂,远峰的心情很复杂。对于这样一个已经日薄西山的老人,远峰有过恨,爱呢,谈不上。
最近,尤其是这一次的信息透露,让远峰对程颂有了另外一种看法。
替明 叫天
刚才程颂说的这句话,应该是一种反省吧。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